地区:铅山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关注公众号
访问手机版
著名书画家-华夏
[ 编辑:admin | 时间:2011-10-24 13:05:38 | 浏览:1599次 ]
分享到:

  华夏(1923—) 原名程珊 ,江西铅山人。擅长美术评论。1945年在重庆、北平国立艺专西画系学习。1947年后曾任冀察热辽联大美术系副主任、助教,华中、中南文工团美术部副主任,中南文艺出版社美编室主任,湖北人民出版社副社长,中国美协《美术》杂志编辑部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现代美术组长、室主任研究员。《美术史论》副主编,大百科全书美术副主任,近现代分卷主编,《中国美术通史》副主编,中国美协《美术》杂志社主编兼社长。论著有《形象化的能手》、《当代美术片论》等。

严的学风 磊落的人格

——记华夏先生二三事


在当今美术界,大家对华夏的名字并不生疏,直到不久前,他才从《美术》杂志主编的岗位上退下来。可是,对这位自50年代以来一直辛勤地工作在编辑岗位上的老同志在美术理论方面的成就建树、学术品格和人格风范,大约老同志外,很了解的并不多。回忆我最早见到他是1985年在《中国画》编辑部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对众说纷纭的中国画“末日论”,他的态度虽然是明显的不大赞同,却出言慎重:直到90年代方有较多接触。这位老同志给我的印象是:坦诚、热情、直爽、理论修养深,思维逻辑缜密,使命感强,在他认为是原则的问题上决不马虎,坚持原则这一点我很佩服,当今商品经济的甜汗渐渐渗透到社会生活各层面的时候,许多人(包括我)在这一点上好像都不那么硬气了。

华夏1923年生于江西铅山,先是读大学土木工程,1945到1947年先后在重庆和北平国立艺专西画系学习二年入了美术之门。1947年投奔解放区参加革命。做出版社的编辑和领导工作是在1952年以后,1955年到《美术》编辑部做主任,在王朝闻和蔡若虹二位大理论家直接领导下工作。这期间写了不少针当时创作存在的问题。从理论上加以探讨文章,有的放矢,精当晓畅是其特色:“文革”结束后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搞研究(随后评为研究员)、编《中国美术通史》等:1990年在《美术》杂志处于谷底时候,出任主编兼社长,有人形容为“临危受命”,未必确切。但是把一个发行量锐减经济下亏损的刊物,硬是力狂挽澜。明确编辑方针、改变刊物面目,重新得到读者认同,在两年内做到订户上升,经济扭亏转盈,这个成绩对于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同志来说是要付出巨大心血力气的。据我所知,状况好转后杂志社内同志们收收都大有改观,只有华主编仍然两袖清风、他的洁身自好、不谋私利,使一位给他写文章的朋友大呼“不易”。我则因这些年接触他较多,深知这是像许多老同志一样,不可改易的品德了。

华夏美术文集《当代美术片论》1994年出版,其中收有他50年代以来有关著作六十余篇,包括创作研究、画家研究。少量的序文,讲话稿、游记文学等在这些文章里,凸显了作为理论家的华夏在学术研究方面的严肃性、艺术的“二为”使命感的执著。和坚持实事求是,不唯心,不追风,更不唯“洋”思辨层层深入面行文语言却明快健朗,不故做艰深、不兜圈子,不和读者过不去。

50年代建国初期,我国美术创作总体水平较低,多年的战争环境影响下,解放区美术创术创作较多地注意为现实斗争服务、要求美术更贴近生活,更迅速反映时事进程,所以木刻、连环画、年画、漫画、宣传画(包括战地墙报出版物)得到极大发展。并涌现许多卓越的艺术家,如古元、彦涵、王式廓、罗工柳、华君武等。但在存在简单说教、公式化和概念化等有违艺术规律的倾向:至于原国统区画家中,许多人在表现工农兵新形象时,难免因不熟悉而产生粗糙、简单之感:因之,在50年代的评论文章中有不少是就创作中的问题有针对性的加以论述和引导;其中最具影响力是王朝闻先生的《新艺术创作论》和《新世术论集》:而华夏作为一个年轻的编辑和理论工作者,及时地写了大量评论。时隔四十年重读收入文集的这部分论文、其题旨的明确、思路的清晰、逻辑的严密,坚持以理服人的诚恳态度和平易流畅、简洁通达的语言风格,形成个人也是那时代的鲜明特色。其中如《美术的局限性》、《“民族化”不可以速成》、《“吸收”不是“看齐”》等。都是针对当时“大跃进”思潮影响下,美术创作中不顾艺术规律产生的有碍美术发展的现实问题,有感而发。这些文章的辩证精神。至今读来犹有启发性。以《“民族化”不可以速成》文来看,主要是针对油画民族化问题而发的。油画是外来画种,正式传入不过百年(对50年代而言),真正搞得有些模样和规模也不过是50年代中较多接触了苏俄油画之后的事。一个外来画种怎样落地生根通过“民族化”固然是一个办法,至于怎样达到“民族化”,经过怎样的过程和时限达到“民族化”则决非决定于一些人的主观愿望和指挥能办到,在仓促中提出“民族化”日号,未必会对油画的发展有益。华夏在文中尖锐地指出“油画就是油画,油画有油画的特长”,他认为要探索油画“民族化”,起码要解决好两个问题,首先学习掌握好油画基本技法,是搞清楚民族绘画传统的精神与规律,就此他提醒说,这是要经过反复地实践尝试,这个过程不是谁可以任意规定的:“这过程需要多长就是多长,不能够勉强缩短”,“用搞运动的办法实行民族化是不行的”,用今天的情形看华夏四十年前这些话似乎也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壮语,但要知道当时中国正是“大跃进”时代,流行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高烧唯心论横行时期,华夏的冷静清醒的实事求是的理论家品格便显得难能可贵了。
 

上一篇:胡遗生-石塘人
下一篇:铅山著名演员陈红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
名人访谈更多>>
  • 陈仁洪

    陈仁洪,江西铅山人,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30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0年11月参加革命工作,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毕业,大专学历,少将军衔。1930年起任共青团江西省铅山县王伯坂区区委委员、团县委书记。1931年9月参加中国..

    浏览量:441次发布时间:2017-06-16
  • ·程维
  • ·铅山骄傲!雷海燕当选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 ·最美就在夕阳红——追记老党员陈诗元
  • ·开国少将—陈仁洪,铅山县人氏
  • ·胡遗生-石塘人
  • ·著名书画家-华夏
  • ·铅山著名演员陈红
  • ·陈桢—中国动物学家、遗传学家